• 太阳城首页 > 产经频道 > 业界新闻

    太阳城官网首页:二次元十年沉浮 为什么最终倒下的是A站而非B站

    2018年02月07日 09:38:08   来源:凤凰网太阳城官网

      “我早就不看A站了,换B站了。”这句话浓缩了许多二次元粉丝的真实经历。

      如果2月8日的凌晨A站还没有复活,“A站享年10岁6个月”将成为定格在二次元历史的一句墓志铭。

      中国二次元文化的十年历史,就是一部从A站(AcFun)到B站(bilibili)的沉浮史。

      B站—从A站备胎到一方诸侯

      2006年,为了对抗YouTube,DWANGO董事长兼NIWANGO董事的川上量生与DWANGO研究开发总部技术支持部门的戀塚昭彦一起制作了一款软件—NicoNico动画。

      NicoNico动画的特征,毫无疑问是在播放动画的再生时间轴上让用户可以自由投稿的独立评价系统,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弹幕。这种无地域和时间限制,全天下一起吐槽的形式深受用户的欢迎。

      NicoNico动画在日本上线一年后就将YouTube甩在身后,月均PV高达1个亿。日本首相也非常重视NicoNico,安倍晋三在NicoNico直播辩论时,网友发布的密密麻麻的弹幕通过360度环绕LED屏幕飞过首相的头顶,场面无比壮观。

      NicoNico也深深影响了两个中国青年—Xilin和徐逸。

      很少人知道Xilin的真实名字,但是很多人都知道A站。2007年,一个网名叫Xilin的网友开始在酷6上传视频,这一年的6月6日,A站诞生了。

      当时Xilin还是个大学生。他在网上的信息少之又少,甚至连一张照片都没有。他曾经在贴吧留下的一段话,核心信息是“如果条件成熟,给我时间,我会在架构、程序、功能上进行基本的变革,来改善。”从这点来看,Xilin很符合技术宅男的特点。

      A站也最先在宅人圈子打出名气。辰音奈奈在2008年发现了A站,因为热爱二次元文化,她从2009年起参与A站管理事务,2010年起成为了A站的一名站长。

      站长制支撑了A站早期的发展和运营,也是A站得以迅速壮大的基础,却也成为其快速衰落的根源之一。最早期的A站全靠元老自发运营,在松散的管理下,A站产生了大量的“二次内容”生产者,这些早期的UP主制作了许多有趣的内容,比如金坷垃、德国骨科医生、元首的愤怒、蓝翔挖掘机、我的滑板鞋等。

      从2009年开始,A站在动荡和荣耀夹杂中缓步前行。Xilin本就不长于管理,他先后把A站交给三任站长代为运营。2009年6月,A站员工爆发内讧,并从7月开始的一个多月时间里网页因为机器故障而无法访问。从此,动荡成为A站的主旋律。

      但在2010年,A站主办的第一届AcFun春晚顺利开始,它的人气达到了顶峰。

      在A站动荡的那段时间,徐逸刚从北邮毕业,他是一个喜欢A站的技术青年。因为A站的经常性宕机,他花了三天时间搭建了一个临时站点mikufans,第一批用户也是来自A站。当A站发生宕机的时候,mikufans就是他们解决需求的备胎。

      最终,徐逸将mikufans更名为bilibili并保留了下来。2010年3月,A站出现大量贬低A站的弹幕,呼吁用户去B站。“弹幕事件”成为A站和B站命运的转折点,大量用户和UP主从A站转投B站,双方的恩怨也从此开始。

      此消彼长间B站取代A站

      Xilin和徐逸并无直接交集,唯一的交集点就是Xilin创立了A站而徐逸是A站的粉丝。

      2010年初,Xilin在未与任何人知会的情况下将A站以400万元的价格出售给了陈少杰,他实现了在长沙买房购车的梦想。而陈少杰在收购A站之后,利用A站导流孵化出了斗鱼直播。他对社区运营并无兴趣,在2014年选择将A站转手卖给手游公司晶合思动的创始人杨鑫淼,然后独自带走了斗鱼直播。

      同样是在2010年,B站的创始人徐逸却遇到了自己的伯乐和千里马—陈睿。他曾是猎豹移动的三号员工,时任猎豹移动副总裁,在2010年他给徐逸投了一笔钱。2014年猎豹移动成功IPO之后,他索性离开猎豹移动,从B站的业务顾问变成合伙人及董事长。他还是中国最早一批接触二次元文化的网民,也是搜狗CEO王小川在成都七中的同班同学。

      似乎冥冥之中自有天意,A站和B站总是在相同的时间点出现此消彼长,B站得到的,往往是A站最缺失的。

      2014年4月,奥飞娱乐董事长蔡冬青入股A站并成为最大股东。他带来了资金,却也带来了新一轮的高层动荡,原先的管理人员悉数被解职。A站获得的每一轮融资,都伴随着一次高层换血。

      2015年8月,当时的合一集团以5000万美元领投A站的A轮融资,占股18%。这一轮融资的过程,A站有3名高层因为此前优酷土豆实名举报其视频盗链侵权而被捕,大批员工离职。这一次纠纷之后,孙旻成了新的CEO,刘炎焱担任总编辑。

      2016年1月,A站获得软银中国A+轮6000万美元投资,管理层再度调整。莫然接替孙旻担任CEO。半次元的CEO王伟随后加盟A站担任产品技术主管,原先的领导层和中层再一次遭到清洗。

      2016年7月,董事长兼CEO莫然辞职,原A站总编辑刘炎焱接任CEO。奥飞娱乐副总裁和首席战略官李斌接任董事长。刘炎焱上任后三个月,就帮助A站以18.5亿元估值拿到了中文在线2.5亿元的B轮融资。

      但在短短的一年时间里,A站管理层出现三次变动。A 站用户“ Goki 酱”评论道,如果A站填坑(更新视频资源)的速度跟得上换董事的速度就好了。相反,B站则在陈睿和徐逸的带领和投资方的支持下稳步前进。

      2013年10月,B站获得IDG资本的A轮融资;一年之后,IDG和启明创投联合主导B站的B轮融资;2015年3月,掌趣太阳城官网领投B站的C轮融资;同年11月,B站的D轮融资名单中出现了腾讯以及华人文化产业基金等知名投资机构。

      2017年10月,来自彭博社的消息称B站计划在美国进行IPO,计划以30亿美元的估值融资2亿美元。而随后不久,A站传出因融资不畅将要倒闭的声音。

      统计发现,A站的融资能力并不比B站差,截止2017年12月,A站总共在四轮融资中获得9亿元左右的资金。而B站自成立之后获得将近5亿元的融资。

      除了管理层稳定性之外,在处理内容和版权问题、商业化和变现的差异上,也是A站和B站越来越远的原因。

      Xilin在贴吧留下的那段话,也直接说出A站和B站在成立之初的尴尬所在。他说,AcFuN一直以来的存在模式是不合理的,AcFuN需要其他的网站,提供生存空间,说的明白点,AcFuN是通过盗用其他网站的资源,一直偷偷摸摸、苟延残喘的活到今天。

      最早期的UP主只是ACG爱好者,他们通过非正规的盗链方式获取来自腾讯博客、优酷、土豆和新浪播客的视频内容,将之简单加工后上传至A站B站共享。在一定程度上,UP承担的是搬运工的角色,而非生产者。

      所有的内容侵权风险都会转嫁给平台。其实这样的侵权行为,在网络视频平台发展的初期并不少见。但是随着内容生产者的大量出现,加上国内版权意识的提高,A站和B站一度面临多起诉讼。

      2014年底优酷土豆起诉A站,最终以优酷土豆母公司合一集团入股A站而宣告和解。但是A站并未从中吸取教训,天眼查数据显示,2016年A站面临的侵权诉讼高达16起。B站也不例外,2014年底B站第一次因为侵权诉讼站上法庭,在2015年1月7日和8日两天时间里,B站面临6起诉讼。2016年全年,B站遭遇来自爱奇艺、乐视、迅雷、PPTV和中影等十数家版权方的50余起诉讼案件。

      但是B站解决侵权问题的动作非常迅速。

      B站在日本大量采购动画版权,包括高价的最新动画、低成本的老番和部分经典作品,以填补版权空缺。

      此外,在对外获得融资之余,B站还对外投资ACG制作团队,比如1000万元投三文娱A轮,数千万元投海岸线动画的A+轮等。截止2017年8月,根据B站的资料显示,其前前后后对23家文娱初创企业和9家游戏企业投资超过1亿元。

      B站还将触角伸向上游内容,比如纪录片。2018年1月31日,B站便宣布和BBC联合出品的纪录片《神奇的月亮》正式上线,在内容制作上甚至已经开始走国际化路线。

      而A站在内容上步伐缓慢。有一位从A站转向B站的动漫爱好者告诉凤凰网太阳城官网,在2014年她便不再看A站,因为资源少,更新慢,转向了B站。更有另一位94年的日语爱好者说,她早在高中的时候就已经不看A站了。

      A站的商业化和变现也滞后于B站。

      中文在线在2016年时入股A站后曾在公告中披露, A站2015年实现营收363万元,负债1.16亿元,净亏损达到1.13亿元;2016年前9个月营收为71.73万元,负债总额1.47亿元,净亏损达到1.46亿元。

      亏损在视频网站是常态。总体而言B站也处于亏损的状态,但是收入规模已经远远将A站甩在身后。根据官方数据,B站在2016年营收7.36亿元;2017年前四个月营收7.292亿元,净利润达9854万元。

      与A站宣称“至死也不向用户收费不同”,B站除了向注册会员收费之外,还拥有广告投放、手游联运和周边销售等变现手段。2016年底,B站举行了第一次面向广告商和品牌方的招商会,开始在视频上植入贴片广告。在2017年6月,A站才举行史上首次广告招商会。但随后就被泼了一盆冷水,A站因不具备《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被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通报并要求全面整改。

      同样是在2017年,A站的流量出现快速下滑。根据36kr的报道,A站在2017年1 月份的DAU峰值是1200万,月平均DAU有800万。但是到了11月,实际DAU已经降到160万,其中PC端90 万、移动端45万。往前推算到2016年7月,在刘炎焱上任之初,A站全端DAU超过1500万,日均PV超过5500万。

      而B站牌照齐全,流量则持续增长,根据极光大数据平台的监测结果,2017年的2月B站DAU均值为1512万。到了7月,B站DAU均值达到1691万。

      在团队稳定性、用户体验、内容数量和质量、商业化速度、流量和收入规模,A站都远远落后与B站。B站从成立之初当A站的备胎,到并驾齐驱逐鹿中国二次元市场,再到最后将A站远远甩在身后。

      B站—承载二次元未来但并非高枕无忧

      即使A站最终接受阿里系近乎苛刻的10亿元估值融资,但也积重难返,元气大伤。B站在一段时间内一家独大的局面基本形成。但是B站也并不是高枕无忧。

      广州基岩资本是一家专门做美股IPO基石投资机构的基金。他们曾推出一份“东方价值基金五号”理财产品计划,这一理财产品的投资标的正是B站。

      在“东方价值五号”的产品介绍中明确写着B站的对标并不是爱奇艺、优酷土豆这些传统的视频网站,而是YY和陌陌。

      选择在美国上市,考虑到Facebook和YouTube的存在,选择和陌陌、YY对标,考虑的是强调自身的社交属性,迎合资本市场的需要,但社区并不意味着社交,相比起陌陌和YY,B站的社交属性相对更弱。但与陌陌和YY相似,B站还面临着收入比较集中的问题。“东方价值五号” 的产品介绍中还透露了B站目前的收入构成—游戏收入70%、直播收入10%、广告收入10%、其他收入10%。这对于B站持续稳定的增长和盈利来说,并不是好事。

      B站面临的另外一个问题是内容的风险。

      在过去的几年时间里,B站通过大量的版权采购,推出UP主激励政策和联合出品方自制内容,改善内容数量和质量,但是B站依然面临较大的内容风险。

      对于B站寻求IPO,资本市场曾明确给出风险提示,在过去几年中,B站曾遭遇经常性的内容下架。2017年7月,B站遭遇大规模日剧、日影、美剧、英剧、泰剧、俄剧、甚至德剧、挪威剧等多个国度的电视剧下架。2018年1月,B站以解决技术问题为由对37部番剧做下架处理,并且赔偿大会员的损失。

      版权采购是一把双刃剑,获取内容的同时,不断增加成本支出,如果遭遇内容下架的情况,这些内容采购支出相当于“打水漂”。对于B站来说,这些问题也不可能短时间内都解决,还是先盼望不会出现一个能更好解决这些问题的C站吧。

      十年沉浮之后,中国的二次元终于从A站走向B站。但未来,仍然迷雾重重。

      来源:XXX(非太阳城官网太阳城首页)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请尊重版权保留出处,一切法律责任自负。

      文章内容仅供阅读,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太阳城官网太阳城首页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30天内提供版权疑问、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news@citnews.com.cn,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

    [责任编辑: CIT03]
    分享到微信

    推荐

    新闻

    扎克伯格今天34岁:靠FaceBook走向人生巅峰

    作为全球最有钱的80后(另一个人除外),Facebook公司CEO马克·扎克伯格今天迎来了自己的34岁生日。

    互联网+

    特斯拉上海公司成立会给中国电动车市场造成什么影响

     最近有媒体查询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获知,特斯拉在5月10日获得了上海浦东新区市场监管局核发的营业执照,注册资本1亿元,股东为特斯拉汽车香港有限公司。

    太阳城太阳城首页

    人工智能之父:AI终将比人类更聪明 但没必要担忧

    据外媒报道,被誉为“人工智能之父”的尤尔根·施米德胡贝(Jurgen Schmidhuber)周三表示,人工智能(AI)终有一天会比人类更聪明,但人类没有理由担心这项技术。

    创投

    英特尔未来两年将投资50亿美元在以色列建厂

    据外媒报道,英特尔周二宣布,它已向以色列政府提交了扩大在该国生产业务的计划书,打算在未来两年内投资约50亿美元在以色列建厂。